每周只上四天班?加州玩真的吗?

频道:快讯 日期: 浏览:12

欧博注册www.aLLbetgame.us)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 (ID:techsina),作者: 郑峻,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每周只上四天班?听起来这么近,看起来那么远。


加州新法案引争议


加州总能成为全美焦点。上周加州的一项新法案再次吸引了全美关注,也引发了诸多争议。两名州众议员携手推出法案AB2932,计划将加州每周法定工作时间从40个小时修改为32小时。鉴于每天工作时间依然是8小时,这就意味着每周法定工作日变成了四天


这项新提案还规定,如果雇主要求员工在法定32小时工作时间之外继续工作,那需要支付1.5倍的加班工资。如果每天工作时间达到12小时,则需要支付两倍的加班工资。而且,法案严禁雇主要求员工接受降薪,以变相规避加班费支出。


不过,这一法案只面向那些员工总数超过500人、且没有成立工会的大企业。按照这样的限制条件,加州总计会有2600家大企业受到影响,涉及超过360万名员工,相当于加州20%的劳动力。之所以不限制有工会组织的大企业,因为工会组织商议的劳资协议不太可能低于法律标准。


这项法案是两名民主党州众议员加西亚(Cristina Garcia)和罗达伦(Evan Low)共同提出的。加西亚来自洛杉矶的贝尔花园(Bell Garden),拉丁裔选民占比超过九成,而华裔的罗达伦就来自硅谷科技公司聚集的圣何塞选区。


值得一提的是,这不是加州民主党人第一次提出四天工作制法案了。来自南加州河畔选区(Riverside)的联邦众议员高野(Mark Tanako)去年就在美国国会提出了类似法案。看起来,加州民主党人非常积极希望在美国引领四天工作制潮流。


也是,如果不是加州,那还能是哪里?这里是美国经济最富裕,也是政策最激进的州。如果加州是个国家,那么会是全球第五大经济体,仅次于美中日德。而且,民主党在加州政坛占据着压倒性优势,引领着美国左派的政策导向。


AB2932法案目前还在加州劳动与雇佣委员会进行新政策评估,暂时还没有确定具体听证时间。按照立法流程,如果听证通过,才会提交给州众议院进行表决。另一方面,高野的联邦议案将于今年7月在美国众议院的教育劳动委员会进行评估。


他们主张四天工作制的理由是什么?女议员加西亚表示,这是为了给员工更多的工作灵活性,避免大量劳动力离职。“我们从工业革命就开始实施每周五天工作制。但现在社会已经有了很大进步,我们有着诸多革新。我认为目前的疫情给我们带来了重新思考工作时间的机会。”


罗达伦则解释说,很多公司和国家已经在试行四天工作制了,这无疑可以给员工带来更多的自主空间,有助吸引更多的人才加入公司。但他也强调,这个法案旨在提供一个政策辩论机会,让企业和雇员就工作形式进行坦率的对话,然后再采取相应的立法改变。


必须指出的是,这几位议员都属于民主党内的激进派(Progressive,又被称为进步左派)。罗达伦更被视为激进派政坛新星。他27岁就当选硅谷坎贝尔市(Campell,与苹果总部相邻)市长,31岁当选州众议员。去年他提出的AB 65法案更具有话题性,主张给符合条件的加州居民每月发1000美元的基本收入。该法案已经通过了听证,目前也在立法程序中。


欧洲试点反响不错


那么,加州激进左派所提倡的每周四天工作好处多,到底有没有事实依据呢?之前的试点情况如何?


欧洲在这方面走在了全球前列。从2014年开始,36万人口的北欧国家冰岛可持续与民主协会(Alda)与英国智库机构Autonomy合作,在首都雷克亚未克和其他城市先后进行了两次缩短工作时间的试点。


每次试点持续至少三年时间,参加项目的既有公用事业机构,也有私营企业,覆盖了幼儿园、医院、服务业等行业的2500名员工。雇主在不降薪的情况下,将员工的每周工作时间削减至35~36小时,相当于工作四天半的时间。


冰岛试点调研显示,工作时间减少并没有影响生产力和服务质量,工人们的福利却得到了显著提升,尤其是有助于改善家庭与工作的平衡,降低工作压力,提高健康状况。由于试点效果不错,冰岛工会组织以此为依据,在劳工谈判要求缩短工作时间,目前冰岛86%的雇员都缩短了工作时间。


新冠疫情的爆发给居家工作带来了更多可能,也推动了全球各国的四天工作制探索。从去年开始,新西兰、西班牙、芬兰、爱尔兰、日本等国都启动了为期三年的自愿试点工作,企业可以自主决定选择加入四天工作制项目。


除了政府所主导的工作方式实验,非盈利机构4 Day Week Global(顾名思义,他们的宗旨就是推动四天工作制)也在全球范围推动各国企业参与为期六个月的四天工作制试点,目前参与其中的包括了联合利华新西兰分公司,还有美国和加拿大的38家企业。该组织CEO奥康纳(Joe O’Connor)对此信心十足,“越来越多的公司意识到企业竞争力的新边界是生活质量,减少工作时间,提高生产力,这才是给企业带来竞争优势的手段。”



总部位于纽约的知名众筹网站Kickstarter今年加入了这一计划;员工在薪酬不变的情况下,工作时间从五天变成四天。Kickstarter CEO哈桑(Aziz Hasan)谈到四天工作制试验时信心满满,“相信这种工作方式会让我们更具凝聚力。虽然工作时间减少了,但却可以减少工作干扰,更加专注于工作本身。”


在2020年夏天的疫情期间,总部位于科罗拉多州丹佛的创业加速器机构Uncharter推行了为期三个月的四天工作制试验。他们还聘请了外部咨询机构,对自己的生产力变化进行第三方评估。最终这家公司决定将四天工作制继续实施下去。CEO贝尼特斯(Banks Benitez)看来,原本每周有很多工作时间是被浪费了,缩短工作时间反而会促使员工提高工作效率。


挽留员工是企业愿意进行四天工作制的动力之一。2019年英国Henley商学院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3%的受访企业认为四天工作制有助于他们招揽和留住人才,更有高达78%的员工对四天工作制表达了热烈欢迎(这倒是很好理解)。Uncharter的四天工作制不仅让公司得到了全美主流媒体的轮番报道,还获得了员工们的热烈拥护。


这一点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后显得尤为重要。目前美国正面临着严重的“用工荒”,陷入了“大辞职”的困境。美国劳工局的数据显示,2021年美国总计有4800万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主动辞职,很多人无法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平衡,尤其是照顾孩子的问题。而且这一趋势还在延续,单是今年2月就有440万雇员辞职。


商界强烈反对脱离现实


然而,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不小。尽管四天工作制的拥护者们提出了诸多理由,也列出了诸多试点的积极经验,论证减少一天工作并不会降低生产效率,反而有助于提升员工的工作热情与凝聚力,是值得进行探索和推进的。


但之前的试点毕竟是小范围的,企业也有选择拒绝的权利,如今加州准备正式立法进行大规模推广,还是立刻引发了诸多争议和强烈抵制。在更多的反对者看来,之前的试点工作只限于特定行业和地区,目前就进行强制推广是不现实的。



两名民主党众议员推出四天工作制提案之前,代表企业利益的加州商会(California Chamber of Commence)以及其他机构就已经站出来表示强烈反对,直言不讳地抨击这一议案会“扼杀就业法案”(Job Killer)


加州商会公开致函罗达伦,抨击这一法案可能会导致企业劳动力成本额外增加10%,这对很多企业来说是无法持续的。目前加州强行改成四天工作制度,只会迫使企业给员工支付更高的工资,加重企业的负担,推高目前的通货膨胀。此外,这一法案还会给企业带来无尽的劳资诉讼,实际上是难以实施的。


加州商会在公开信中表示,加州很多企业的利润相当微薄,很多企业还在从新冠疫情带来的冲击中恢复,而供应链成本也在不断上升。而劳动力成本原本就是最大开支。工资成本大幅增长会损害企业雇佣和创造就业岗位的能力,从而限制加州的就业增长。



关于工作时间的讨论怎么可能少了无所不在的全球意见领袖马斯克呢?早在2018年,马斯克就有过经典评论,“没人能每周只工作40个小时就改变世界”。当时他正焦头烂额地忙于提高特斯拉的产能,几乎睡在了特斯拉工厂,每周工作至少80个小时。在马斯克看来,减少工作时间等于是自甘堕落,主动放弃企业竞争力。



当然,马斯克是企业老板和最大股东,普通工人或许并不觉得加班加点是“福报”,毕竟他们并不想改变世界,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2009年《美国流行病学刊》(Americ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的一份论文在研究了2000多名英国工人之后发现,每周工作55个小时的人,其专注力和认知能力明显低于每周工作40个小时的人。


只适合互联网企业


美国主流媒体中,左派媒体和右派媒体对加州这一四天工作制法案也持有截然不同的态度。《洛杉矶时报》等自由派媒体普遍赞扬这是关于新工作制度的讨论开始,而保守立场的《华尔街日报》发表社论称,这一法案完全是在脱离经济现实,或许只适合部分互联网公司。


这篇社论讽刺地说道,“提出议案的加西亚议员声称‘工作时间和生产力没有直接联系’,难道加州民主党人真的认为特斯拉工人可以在32小时内组装出40小时一样多的汽车吗?四天工作制可能适合互联网公司,但很可能无法推行到绝大多数企业。这意味着企业要支付更高的劳动力成本完成同样的工作。而他们会将提高的成本转移给消费者。工人们享受到了更少的工作时间,但代价却是工作效率和生活标准的降低。”


的确,尽管目前美国已经有不少公司加入了四天工作制项目,但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互联网公司。这些企业的员工本就具有更高的灵活性,可以自主决定工作时间,也可以在家远程办公。更为重要的是,这些企业的员工普遍待遇较高,很容易跳槽被挖角;企业推出四天工作制也是为了留住员工。但互联网企业的工作文化并不一定可以复制到其他行业和企业。


实际上,在硅谷诸多互联网公司,员工原本享受着足够的工作自由。在疫情之前,Meta、谷歌等诸多公司就允许员工每周在家工作一天,也没有上下班打卡的要求;只要保证工作效率和质量,员工可以自己决定何时上下班。当然,公司没有时间要求并不代表工作轻松,Meta员工普遍在家都会加班。


在疫情之后,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都允许远程办公,甚至推出了永久远程办公制度(根据具体地点要接受不同比例的降薪)。即便是在疫情爆发两年之后,苹果等公司还在努力推动员工回公司办公。现在苹果希望员工下个月至少每周回公司办公三天,但这一诉求依然遭到了诸多员工的辞职威胁抵制。很多习惯了在家工作的员工们再也不想每天应对上下班的交通拥堵,浪费一到两个小时在路程上。


《过度工作的美国人》The Overworked American一书的作者、波士顿大学社会学教授绍尔(Juliet Schor)认为,四天工作制的兴起与新冠疫情有着直接关系,疫情带来了社会观念的转变,促使人们改变了此前对过度过劳工作的推崇。在她看来,四天工作制会先在中产阶级劳动者中推行,随后在普及到其他人群。


即便是两位提出四天工作制议案的民主党议员也承认,这个法案还远远没有完善,还需要不断进行修订,他们希望这一议案可以引发关于工作时间制度的社会大讨论。


五天工作制的由来


人类社会的一周七天记日法,最早源自4000多年前的古巴比伦人。过去几千年时间,基督教国家民众都习惯了《圣经》所要求的每周工作六天,将礼拜日留给宗教活动和个人休息。犹太教和伊斯兰教则是周六和周五过安息日。而没有受到基督教文化影响的中国古代也有类似的定期休息制度。


我们现在习以为常的五天工作制,实际上在西方还不到一个世纪的历史。就连“周末”(weekend)这个英语词汇,也是1879年才第一次出现在英国杂志上。“在英格兰Staffordshire,如果一个人周六下午工作结束后,出门和朋友一起度过周六晚上和周日上午,那么这就叫做‘过周末’。”


从时间上来说,先有八小时工作制,才有五天工作制。而八小时工作制也是工人们流血流汗为自己争取到的合法权益。1886年5月1日,美国芝加哥数十万工人大罢工,要求保障8小时工作制。罢工后来引发了骚乱冲突,导致十多人死亡,上百人受伤。这一事件也是五一国际劳动节的由来。当时的工人们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也是家常便饭。


直到1908年,美国新英格兰地区才首次出现五天工作制的工厂,而且这还是为了满足犹太人周六过安息日的特殊需求,引发基督徒工人不满之后才每周放假两天。



1914年福特汽车成为美国率先推行每天八小时工作制的企业标杆,并且开出了每小时5美元的天价时薪(是行业水平的两倍),1926年福特企汽车又成为率先确立每周五天工作制的先行者。堪称管理学大师的福特汽车创始人亨利·福特(Henry Ford)表示,是时候抛弃那种过时的观念了,工人享受休闲时光既不是浪费时间,也不是阶层特权。每个人都需要享受每周两天的休息与娱乐时间。



1916年的一战期间,美国才正式通过法律保障了八小时工作制。二战期间的1938年,美国再次立法将每周法定工作时间缩小到44小时,1940年继续减少到40个小时,这才最终确立了现在的五天工作制度。(政府工作人员以及医生、律师、建筑等行业并不适用这一法律。)


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初就确立了每天八小时工作制,但直到1995年才开始实施每周五天工作制。直到现在,全球依然有一些国家还在实施六天工作制,其中包括了墨西哥和印度这样的人口大国,两国的法定工作时间都是每周48小时。



2020年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显示,墨西哥人每年工作时间高达2124小时排名第一,工作时间最少的德国人每年只需要工作1332小时。美国人平均每年工作1770个小时,在OECD组织排在第五位,欧盟成员国民众每年平均工作1513个小时。中国不是OECD成员国,因此不在此次统计中。但2019年中国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民众平均每月工作时间高达46小时,比墨西哥人还要多。


进入21世纪之后,发达国家开始陆续进行各种工作时间制度调整。2000年,法国左派的若斯潘政府就推出了每周35小时工作制度。立法者初衷是认为减少工作时间有助于扩大就业机会,缓解失业压力,但实际结果却是加大了企业负担,导致政府财政收入下滑。最终,法国又在2008年废除了每周工作时间35小时的规定。


2008年,美国犹他州也曾推出过四天工作制试点,但并不是削减工作小时数,而是要求雇员每天工作10小时,继续完成每周40小时的法定工作时间。犹他州之所以推出四天工作制,是为了节约能源,办公场所每周只需要开四天。


不过,犹他州已经在2011年结束了这一政策,回到传统的五天工作制。因为犹他州政府发现,减少一天办公并不意味着就能节约20%的能源支出。2009年的调查报告显示,原本该州预计可以节约300万美元的能源支出,但实际上却只节约了50.2万美元。


即便是在硅谷,谷歌、Meta这样以员工福利著称的互联网巨头,也没有相关的四天工作制计划。不过,哪怕目前的生产力还无法普及四天工作制,微调目前的工作方式也可以给员工更多的自由度。


加州商会在强烈反对四天工作制之余,也建议加州议会修订劳动法,允许员工灵活安排工作时间,例如自主决定上班时间以及提前下班,这样同样可以提高他们的幸福度,留给家庭更多的时间。



对了,2019年8月,微软日本也对2300名员工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四天工作制试验。据称工作效率反而提升了40%,而且用电和打印成本更是显著减少。但对于工作效率显著提升的结果,却有不同的解释。因为每周只需要工作四天,所以微软日本严格限制了开会时间,规定每次开会不得超过30分钟。


真的,少开一点冗长低效又浪费时间的会,比什么都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 (ID:techsina),作者:郑峻

2 留言

  1. 皇冠代理手机端(www.hg9988.vip)
    回复
    综合路透社、《印度斯坦时报》消息,当地时间10日,巴基斯坦国民议会议长萨达尔·阿亚兹·萨迪克宣布,巴基斯坦国民议会将于11日举行会议投票选举新总理。别有人抄袭了
  1. USDT法币交易API(www.caibao.it)
    回复
    关于“国足上百人豪华旅行团”“包酒店”等新闻,该发言人回应道:“一支征战大赛的球队到底有多少人,其实并不复杂。中国足协每次都会在官网公布各级国字号队伍集训名单,其中包括队员、教练组(主教练、助理教练、守门员教练、体能教练)、领队、队伍管理、队医、康复师、理疗师、新闻官、技术分析、翻译、装备管理、外事管理等。一个国际标准的足球队,教练和工作团队人数和队员人数相近是很正常的。今年3月份国足和U23国足一同前往西亚参赛,两支队伍所有人员加起来89人,加上随行的竞赛、防疫、后勤保障、外事和媒体等工作保障人员,总人数不到110人。”我就想发个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