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弦上的变奏人生

频道:财经 日期: 浏览:12

《琴人》

□ 杨岚/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杨岚的《琴人》,是一部让我意外的作品。

意外之一,这是作者的首部作品,从书中得知,作者因为厌学勉强初中毕业后就浪迹各地,而作品文字之优秀与沉思的品质,着实让我惊讶。

意外之二,我读过几部琴之书,高罗佩、林西莉、杨典、严晓星等人的作品,大多侧重于古琴的文化论述,林西莉与杨典多谈及身为琴人的经历,他们要比杨岚人生顺畅,故而杨岚那种来自民间的自发性的学习,不仅就学艺而言,能在更大范围内让我共鸣。

琴的前身是树,琴的形制是人。杨岚给我的感觉,有点像是一株山地里长出来的树,一个自由自在的人,向往宽阔的天地、阳光雨露与不那么猛烈的、和煦的微风。杨岚原来不叫杨岚,岚,取山气缭绕之意,表达怀念与追求。

杨岚的老家在贵州县城,父亲是矿区安全的监管人,日常工作就是在各处山地穿梭行走,父亲对杨岚的影响是很大的,序言致辞:“这本书献给爸爸。”开篇描写父子在山中的情景,是父亲从小将这种对自然的亲近之心灌注在他的心里,父亲也理解杨岚休学的决定,任他以十六岁的年纪就独自在全国各地游走,就这一点,没几个爸爸能做到吧。

河北石家庄,河南嵩山、洛阳,江苏扬州,浙江杭州、宁波、安吉、雁村……杨岚背着一把半废的古琴,走走停停,偶尔在某地休驻一段时间,一年半载,留不长,又走了。一般来说,大多数学艺经历的书籍作者都会凸显自己的辛苦和认真,但是,杨岚的状态有很大的差异,他并没有强烈的要学琴的渴望,他仿佛不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仅仅这种游离的状态就成了他生活的意义了。

这也是古琴吸引杨岚的起初原因吧。我以为,琴之道,根本在“独”。它是一项一个人的活动,抚琴人仿佛自处于独特的空间,排斥其他声音的加入,抚琴是一种坐禅自省,是一种与“道”的直接沟通,是与心灵中深奥玄秘的一些东西的交流。古琴之特别,还在于它不仅是乐器,每首琴曲都有故事,牵涉悠久的历史与往昔景象,琴曲是丰富的叙事文本,琴之声,是出世的,又常常是忧愤的、不平的鸣响,所以,琴,最得文人喜爱,它本身就有象征意义,琴棋书画,琴在首位。现代文人哪怕不会弹奏,也常会在房中、案上、壁架搁置一具。

琴,是复杂的。杨岚也是复杂的。他并非刻意地去复古、追古,他要的是追循自己的内心。他有种特殊的本领,就像水融于海,每到一地、陌生的地方,他结识朋友的速度好像都很快,很容易就与周围的人融洽相处,得到各种帮助和人们的信任,接纳他成为一员,也能得到当代名家如成公亮先生的指点,但是,更多的时候,杨岚沉浸于自我的摸索,他聆听许多古曲,钟爱管平湖先生的演奏,阅读大量古籍淘炼需要的资料,在根本上,他最爱的仍然是那种“独”的状态,那种自然发生、随心而动的生活。

关键词:足球免费推荐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